《典籍里的中国》创作座谈会在京举行

  光明日报北京2月24日电(记者牛梦笛)大型文化创新节目《典籍里的中国》创作座谈会24日在京举行。中宣部副部长、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台长兼总编辑慎海雄主持座谈会并讲话。

  慎海雄强调,《典籍里的中国》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探索传统典籍当代化传播的又一次有益尝试。典籍是中华文化永不枯竭的源头活水,是永远给中华儿女以精神滋养、提醒我们不断进行精神反刍的范本。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在传承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方面责无旁贷,将继续努力创新、持续推出精品。

  座谈会上,与会专家学者就《典籍里的中国》形成的文化现象及创新实践等畅所欲言。合作单位代表、中国国家话剧院院长田沁鑫表示:“这档节目能够成为爆款,重要原因是挖掘出了典籍里蕴含的思想精华,并让它穿透数千年的历史时空,与当下观众形成精神上的共振。”

  合作单位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历史研究院副院长李国强表示:“《典籍里的中国》捕捉到最具中国文化特质的独特标识——历史典籍,诠释了延绵不绝、生生不息的中华民族精神命脉,深度挖掘出了蕴含在典籍中最久远、最深沉、最厚重的中华优秀文化基因和精神追求。”

  节目主创代表、中国国家话剧院演员倪大红在节目中饰演《尚书》护书人、传承人伏生。他表示:“节目让伏生看到了两千多年后《尚书》还在被传承,这种告慰的方式不仅是对那些保护典籍的古人的尊敬,更是对现代中国人的一种鞭策。”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康震认为:“节目以戏剧形态展示典籍魅力,以人物故事展示典籍价值,在弘扬传播中华文献典籍方面,走出了一条新路,让深邃的思想穿透时空。”

  中央戏剧学院院长郝戎说:“《典籍里的中国》引领了传统戏剧艺术和媒体传播艺术的交叉融合,形象感性地解读了根植于中国人血液当中的历史文化基因,让观众看得懂,入心、动情,从而产生共鸣。”

  北京电影学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胡智锋表示:“《典籍里的中国》通过融合创新,解读典籍、讲述典籍、呈现典籍,坚定了我们的文化自信,这种自信是对中华优秀文化经典的高度认同,对辉煌历史的高度认同,对优秀传统文化价值的高度认同。”

  据悉,《典籍里的中国》第一期节目在今年春节推出后,迅速引发破圈层传播,成为现象级传播产品。目前,节目的网络视频播放量超过1.6亿次,微博相关话题阅读量超7亿次。

  《光明日报》( 2021年02月25日 09版)

年货运输代替人员流动 今年春节快递服务你满意吗?

  94.5%就地过年受访者满意今年春节快递服务

  年货运输代替人员流动 87.8%就地过年受访者依然能感受到年味儿

  今年春节,不少人选择就地过年,物品运输代替人员流动成为春节的新现象。国家邮政局快递大数据平台监测显示,春节期间(2月11日至17日),全国邮政快递业累计揽收和投递快递包裹6.6亿件,同比增长260%。

  春节假期刚刚结束,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wenjuan.com),对2016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94.5%的就地过年受访者对今年春节期间的快递运输服务满意,87.8%的就地过年受访者表示,年货运输代替人员流动依然能让自己感受到年味儿。

  受访者中,一线城市的占29.4%,二线城市的占40.4%,三四线城市的占18.8%,城镇或县城的占8.0%,农村的占3.4%。就地过年的受访者占84.8%。

  96.6%就地过年受访者春节期间收发了快递

  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的赵萌(化名),春节期间采购了不少物品,“年前想着换个新的电视屏,春节在家也能更好地观影、享受生活,年三十中午就收到货了。还网购了一口电饭锅,也是春节期间送到的”。

  调查中,95.4%的受访者今年春节期间收发了快递,就地过年的受访者这一比例更高(96.6%)。

  在北京工作的刘乐老家在山东,这个春节他没有回家过年,但通过快递他为家人送去了节日祝福。“我给父母买了一台足浴机,还给女友买了礼物”。

  数据显示,生活用品(58.6%)和节日礼物(57.9%)是受访者春节期间网购的主要物品,其他还有:时令果蔬(41.1%)、特产(38.9%)、电子设备(25.6%)和防疫物资(21.2%)等。

  在广州就地过年的汪妮(化名)老家在福建,父母在得知她不能回家过年后,就给她寄送了很多年货,“年前就陆续收到了爸妈寄来的猪肉、鸡肉,还有自家种的菜,春节期间还收到爸妈给的礼物,冰箱、柜子都塞满了”。

  汪妮感觉虽然没有回家过年,但每次拆开来自家乡的快递,都会唤起对家人的思念,“鼓鼓的快递包裹,装的都是父母浓浓的爱意”。

  调查中,82.1%的受访者表示,年货运输代替人员流动,依然让自己感受到了年味儿。在就地过年的受访者中,这一比例高达87.8%。

  94.5%就地过年受访者对今年春节快递运输服务满意

  家住河北唐山的刘丽(化名)春节前给儿子买了玩具,“原本没想着春节能送到,但是年三十当天快递就派送到家了,孩子拆快递时非常高兴,春节期间快递不打烊,非常方便”。

  调查中,49.9%的受访者表示今年春节期间,快递比往年便利很多,43.8%的受访者觉得和以往差不多,6.4%的受访者觉得更加不方便。

  家住贵州某县城的卢鸣(化名)发现,今年很多快递都提出了春节不打烊,仓库和物流运输速度也跟平时差不多,但在配送点上,一些快递的服务却没有跟上,没有及时配送,“可能是春节期间人手少,但我觉得既然打出了不打烊的招牌,那么各个环节都应该跟上”。

  调查中,93.3%的受访者对今年春节期间的快递运输服务满意,其中31.8%的受访者非常满意。交互分析发现,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受访者的满意度更高,分别为94.4%和94.6%,然后是三四线城市(92.9%),城镇县城和农村地区的受访者满意度相对较低,分别为86.4%和85.5%。

  家住广东惠州的何光(化名)说,以往每到年前,快递都会陆续发布停运的消息,自己也不会在节日期间购物,但今年看到很多商家和快递公司都推出了过节不打烊的服务,感觉非常方便,就在网上买了很多日用品。“商家都是照常发货的,我购买的东西通过好几家不同的快递公司运送,大部分都跟平时运送速度差不多”。

  卢鸣觉得,今年春节许多人都就地过年,快递行业也相应地推出了不打烊的服务,但需要把物流运输的各个环节都配合好,“尤其是一些县城,更好地保障快递的正常运送还是很重要的”。

  对于节日期间快递服务,60.7%的受访者希望运输和派送环节有效对接,提升速度,57.8%的受访者期待解决好“最后一公里”服务,47.6%的受访者建议增加智能投递运输系统,46.5%的受访者希望做好快递售后及客服服务,27.5%的受访者希望保障快递员工权益。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孙山

世衞:新冠大流行或於2022年初結束

世衞指新冠疫情最壞的情況已經過去。(新華社資料圖片)

大公文匯全媒體報道: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世衞組織歐洲區辦事處主任克魯格表示,全球對新冠病毒了解加深,疫情最壞的情況已經過去,估計大流行可能在明年初結束,但強調只是預測,沒有人能確切說出情況會如何發展。

根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最新數據,截至香港時間今日(25日)下午3時數據顯示,新冠肺炎全球累計確診病例達1.125億宗,近250萬人死亡。

責任編輯: 林為

闷声发财、错位竞争:嘀嗒出行要先去敲钟了

在上市传闻甚嚣尘上、扑朔迷离的时刻,嘀嗒已经先一步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而现在离滴滴与Uber中国合并成为国内出行市场老大,已经过去了四年时间。

四年时间里,滴滴从高光转向低调,今年定下“0188”的三年目标,即每天服务超过 1 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超过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 8 亿;而在滴滴的“统治下”,二线出行平台努力突围,以美团、高德为代表的聚合流量平台、以T3、享道为代表的传统车企派、以万顺叫车、斑马快跑为代表的“牌照之王”、以地方公共交通集团或出租车公司主导的平台以及少量地方创业公司都在想方设法地切分蛋糕。

打车,等车,网约车 旅行

相比之下,可以说是“闷声发财”,在一众平台深陷亏损泥沼之中时,嘀嗒的盈利模式已经跑通。招股书显示, 2017 至 2019 年,嘀嗒出行总营收为 4894 万、1. 2 亿、5. 8 亿元人民币,毛利为 2421 万、 6891 万、4. 6 亿元人民币,经调整净利润为- 9702 万、-10. 7 亿、1. 7 亿元人民币。 2020 上半年,营收、毛利、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3. 1 亿、2. 5 亿、1. 5 亿元人民币。

这也就是说,从 2019 年开始嘀嗒出行实现了整体盈利,且在今年上半年疫情阴影下保持了盈利状态。在“烧钱”标签突出的出行赛道里,嘀嗒此次IPO的最大亮点,在于其证明了自身的造血能力。

而其所面临的挑战显而易见,出行赛道竞争惨烈,偏安一隅始终不是长久之计,如何在稳定盈利水平的基础上开天辟地,是嘀嗒出行下一阶段的必考题。

创业故事

嘀嗒的创始团队绝对称得上是豪华阵容。

2014 年 2 月份,宋中杰去国贸开会,下午五点正好进入下班高峰期,他在马路边站了很久都没能打到车。

此时,离宋中杰离开Google开始创业已经过了约四年时间。四年前,时任Google中国大中国区销售总监的宋中杰,从美国团购网站Groupon中看到了机会,和Google团队成员朱敏、李金龙、李跃军一起创建了嘀嗒团,切入O2O团购领域。但几年过去,嘀嗒团的最终成绩并不理想。

团队需要寻找新的机会,李跃军首先提出来要做出行。一开始宋中杰并不同意,他们认真研究了出行、到家、在线教育、P2P金融四个领域,宋中杰更青睐于教育,因为这是“造福子孙后代”的事。几人争辩良久,最终还是达成了一致,他们想要找一个已经进入风口期、与移动互联网技术联系紧密、赛道足够大且力所能及的创业方向,移动属性更强的出行是最合适的选择。

2014 年的时间节点上,出行赛道已经非常火热,滴滴与快的进行着激烈的补贴大战,海外独角兽Uber正式攻入中国市场。

还有什么机会呢?

站在国贸的马路边上,看着一辆又一辆只载着一两个人的私家车驶过,宋中杰突然想:为何不能利用起这些空座位,让这些本来就要上路的车载上顺路的人?

宋中杰团队继续研究发现, 2014 年 1 月北京就推出了《北京市小客车合乘指导意见》——这代表着政府已经发声,给顺风车的合规合法经营提供了一定保证。宋中杰看到了顺风车带来的社会效益,不增加额外上路车辆、不增加道路拥堵,合规合法,甚至可以说“利国利民”,并且,当时市场中仍没有一个大的玩家在顺风车上下功夫。从政策、社会需求、市场竞争等各个层面考量之后,嘀嗒确定了要做顺风车的思路。

在投资市场普遍持有的“投资重在投人”的策略下,跨国集团高管出身的宋中杰及其团队很容易受到资本青睐。 2014 年 11 月嘀嗒出行就获得了来自IDG资本的A轮融资,这是IDG第二次押注宋中杰团队——在第一次投资的嘀嗒团最终失败的情况下。紧接着在 12 月,嘀嗒又迅速完成B轮融资,这次向嘀嗒递出橄榄枝的是易车网、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

最开始李斌提出要投嘀嗒时,宋中杰还对此事将信将疑。当时,由李金龙及他在北大MBA的同学牵线,宋中杰和李斌在北京昆仑酒店的咖啡馆里首次见面——此前,宋中杰没听说过李斌,也不知道什么是易车网。聊了一个小时后,李斌对宋中杰说:“老宋,咱们这事儿就一起搞了。”

在又一周后,宋中杰再和李斌约了一顿饭,饭桌上把估值、金额等核心问题全都敲定了。此时宋中杰才意识到,原来李斌是认真地想要投他们,而且在第一次会见前,李斌已经将市面上所有顺风车平台都摸了个透彻。

“最后选了我们,肯定还是看重我们的管理团队。”

顺风车与出租车

就这样,加之团队此前积累下的经验,让嘀嗒在顺风车业务上稳步发展。而嘀嗒能实现盈利也主要是依靠顺风车业务。

嘀嗒从 2014 年开始切入出行领域,滴滴、快的此时激战正酣,赛道拥挤,一定程度上出于避开竞争的考虑,嘀嗒选择主攻顺风车。在 2018 年滴滴因两起安全事故下架顺风车业务之后,嘀嗒进一步在顺风车市场与对手拉开差距。根据招股书,按 2019 年顺风车搭乘次数计算,嘀嗒是中国最大的顺风车平台,占据66.5%的市场份额。

顺风车模式下,平台不承担拥车费用,且无必要向车主、乘客提供大额补贴,这是嘀嗒能先一步实现盈利的基础。随着业务的成熟, 2019 年嘀嗒顺风车业务毛利率高达83.1%。目前,嘀嗒收入组成中,顺风车收入占绝大比例, 2019 年顺风车收入占比达到91.9%, 2020 上半年占比达到87.8%。

招股书显示,2019 年嘀嗒平台交易总额(GTV)为 110 亿元人民币。其中顺风车 85 亿元,同比增长 347.4%。而在 2017 年、 2018 年、 2019 年嘀嗒顺风车搭乘订单分别为 2360 万份、 4820 万份和1. 79 亿份, 2018 年和 2019 年同比增长分别为104.2%和270.5%, 2019 一年时间增长上亿份订单。在其 6 周年之际,嘀嗒曾对外披露,顺风车应答率峰值已过70%。

可以说,是顺风车支撑起了嘀嗒整体的营收及盈利。

图源招股书

顺风车业务发展到 2017 年时已经进入稳定状态,当时的嘀嗒腾出手来,开始寻找一个新的业务方向。

是不是该切入网约车?——这一问题又一次被提出。但宋中杰对网约车的模式始终存有疑虑,加之网约车赛道已经有了滴滴这一强劲对手的存在,嘀嗒仍然选择避开网约车赛道,转而瞄向了一个被市场所遗忘的运力,出租车。

“老问我做不做网约车,是因为大家心中那个才是未来、是主战场。但我们不那么认为,我们认为出行市场的终局是扬招网约融合的。”

但真正切入这个领域之后,嘀嗒才意识到这其中的难度远比想象中大。

出租车确实面临着经营困境,但造成这一困境的原因并不简单在于网约车,网约车是造成出租车困境的一个重要因素,但更根本的原因在于出租车行业扬招模式(站在路边招手叫车)的天然不足。要真正帮助这个行业复兴,嘀嗒需要抓住根本问题,克服天然不足,完成市场需求侧的整合和供给侧的改造。

嘀嗒不认为出租车的未来是网招代替扬招,嘀嗒认为,只有扬招和网招共同增量发展,才能让出租车行业真正重新充满活力。此时嘀嗒的角色也逐渐从To C向To B、To G转变,嘀嗒想要完成出租车的整合,需要与出租车公司、地方政府通力合作,这是一个极度费时费力的大工程,且有着较强的不可控性。

根据招股书,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嘀嗒已在 86 个城市提供出租车网约服务, 2019 年度,其完成出租车搭乘网约订单1. 1 亿份。而截至目前,嘀嗒已与西安、沈阳、徐州、南京 4 个城市开展全面智慧出租车合作。 2020 年 6 月,在西安,嘀嗒已为约 940 万次出租车出行提供数字化服务,占市内出租车出行总趟次64.0%,其中59.1%会产生用户反馈,出租车智慧码日均扫码31. 2 万次。

但目前嘀嗒的出租车业务仍未实现盈利。宋中杰告诉「资本侦探」:“这是一个系统化长期的工程,我们有打持久战的准备。”

图源招股书

嘀嗒不做网约车、不走寻常路的发展路线,帮助其避开了与滴滴的直接竞争、避免因大额补贴拖累财务数据。但是,避开主流路线的嘀嗒,在规模扩张上也面临着一定困境:根据招股书,嘀嗒APP注册用户总数为1. 8 亿人,认证私家车主 980 万名,这一数据跟主流网约车平台相比还有较大差距,毕竟,滴滴在 2019 年中透露的注册用户数已达5. 5 亿。

即使嘀嗒在顺风车市场已经做到了老大,但顺风车的天花板比起网约车,还是低了不少。此外,在顺风车赛道,滴滴也已经卷土重来,嘀嗒的日子并非安枕无忧。

对于顺风车,宋中杰一直坚持“真顺风”的理念,即通过控制平台定价,保证私家车主无法获得商业盈利,以避免平台上以营利为目的的黑车司机出现。但造成的结果同样是可想象的——在别的平台给出更高价格的情况下,车主极有可能倒戈。选择了“真顺风”的嘀嗒,也可以说是放弃了一部分的市场。

此外,安全始终是悬于顺风车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无论嘀嗒还是滴滴,经过惨痛教训之后,都拥有了更强的安全意识与安全机制,但是,“人”仍然是所有商业场景中最不好控制的因素。一旦再有恶性事件出现,整个顺风车市场都将面临来自舆论的诘问、政策的倒戈。对于营收几乎依赖于顺风车业务的嘀嗒来说,这仍然是未来最不可控的风险因素之一。

要分散风险,则需要等到嘀嗒的新业务出租车羽翼丰满,目前看来,这一部分业务还需要较长时间的成长期,也有着较大的不确定性。

但就现在的嘀嗒而言,在“做一笔大生意”和“做一笔赚钱的生意”之间,嘀嗒显然选择了后者。

90后“净网先锋” 破获跨境网络赌博案

article-relevance w660 ov”>

268d323b22e856597e7ca14f30900464

网络民警张涛在网上摸排分析案件 

90后青年张涛,是南部县公安局网安大队的一名警察。作为网络民警,他以网络为工作平台、以电脑为作战武器、以数据为研究对象,与同事们用一个月时间在网上摸排,用一周时间在线下蹲守,一举斩断了横跨中国与柬埔寨之间的网络赌博黑色产业链条,被誉为“净网先锋”。

侦查转型 进入网安队伍

2020年3月, 为有效策应南充市公安局党委提出的侦查打击转型工作思路, 南部县公安局从全局遴选年轻民警,组建了一支打击网络犯罪的侦查专业队伍,28岁的张涛有幸成为其中一员。

从一名派出所民警到网安民警, 工作岗位的变动预示着他将要学习更多知识, 迎接更大挑战。自加入网安大家庭以来,他便把自己的热血与激情全部奉献于此,经常恶补网安知识,虚心向“前辈”请教,主动参与实战。短短1个多月时间,便从一个对网安业务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变成能独当一面的网侦员, 并与同事们一起打赢了一场场“网络反击战”。

推迟婚期 破获跨境赌博案

“净网2020”专项行动中,张涛作为打击网络犯罪侦查专业队的一员, 冲在了打击网络违法犯罪的第一线。

夜阑更深, 喧嚣的城市归于宁静, 张涛的办公室依然灯火通明,他端坐在计算机面前,双手不离鼠标键盘, 眼睛紧盯着电脑屏幕。他的双眼布满血丝,时有眼泪从眼角溢出, 他只顺手抹一把,又继续战斗。期间,夜以继日地连轴转是他的工作常态,饿了吃点方便面或干粮, 困了便趴在桌上小眯一会儿, 本来与未婚妻商量好的婚期也一推再推。

经过1个多月的网上摸排分析, 张涛和同事们成功摸排出一个特大跨境网络赌博团伙, 勾勒出团伙架构及运营模式, 突出涉及窝点4个、 涉案人员100余人。在完成网上摸排后, 张涛顾不上回家, 便与同事们一道远赴湖南长沙、益阳开展线下摸排,他利用之前在湖南生活的经历, 无论刮风下雨、白天黑夜,踩点、蹲点、守候,总是一马当先。

经过一周线下蹲守,2020年4月底,该案成功收网,一举抓获犯罪嫌疑人17人,查扣涉案车辆3辆、涉案资金300余万元,彻底斩断了这个横跨中国与柬埔寨的网络赌博黑色产业链。

主动请缨 提升网安实战技能

2020年7月, 全省公安机关启动“川网1号”集中收网行动, 南充市公安局网安支队在全市网安抽调人员, 成立专案组集中攻坚“6·16开设网络赌场案”, 张涛主动向大队请缨,希望能加入专案组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实战技能。

专案侦办期间, 张涛以办公室为家、 与电脑为伴、 与数据为伍,循线追踪,开展细致入微的线索梳理摸排,从人员流、信息流、资金流等方面成功锁定了整个网络赌博犯罪团伙。 在摸清整个犯罪团伙组织架构后, 张涛和战友们一道先后远赴广西、福建、贵州等地成功端掉5个犯罪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20余人,并完成了整个案件的侦查、提捕等工作,为后期案件诉讼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一次次分析数据、 一次次研判案件、一次次侦破大要案件,在网络安全保卫战场上, 张涛在虚拟战场中厮杀, 把黑暗挡在了身后, 用无限的忠诚为群众撑起了一把“网络保护伞”。(南宫轩 记者 何显飞 文/图)